MiFID II专访 | FCA券商与欧盟证管局主席如何看待新规?

文:Karine 2017-12-12 09:54:22
4850

一、专访FCA券商,关于MiFID II他们都说了什么?

为了更准确直观地了解MiFID II的影响,我们联系并采访了几家FCA监管的交易商,面对即将到来的MiFID II,他们有哪些看法,又采取了哪些相应措施呢?

1、专访英诺合规部总监Gareth Derbyshire:以最好的姿态迎接MiFID II

问题1.作为受FCA监管的券商,基本上目前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应对即将到来的MiFID II,请问目前你们遇到新规中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Gareth英诺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即为重新审视监管方提出的大量规则及指导原则,解读其对英诺及其客户的影响。规则及指导原则的产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长时间的推演,旨在涵盖金融业务的方方面面。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监管变动都与英诺密切相关,而是适用于各种不同的业务范畴。所以对于英诺而言,当务之急就是甄别并理解与其业务相关的规则部分,尽快找出合适的应对解决方案

问题2.MiFID II不仅要求券商对客户保证透明度,同时也对代理作出了要求,因此看到很多券商纷纷将客户转移至其他国家监管下,请问目前你们是否就此作出了相关政策反应?对此,客户是如何理解的?转移的过程是否存在非常大的阻力?

Gareth:诸如英诺等英国公司所面临的监管环境总是在不断变化。MiFID II在推出新的规则及要求之际,亦为监管方提供了更大的权力空间。故此,监管者很有可能在2018年及以后的时间内,运用此类权力进一步开展规则变更。鉴于此般不断演化的监管背景,以及差价合约及外汇市场的激烈竞争属性,英诺深知为客户提供多元化产品的重要性。在很多情况下,这可能会牵扯到在其他地区的业务开展,英诺也将仅在具备完善监管机制的成熟、发达的市场为客户提供服务。而客户最终也将选择其偏好的市场,英诺也会鉴于此尽可能地为客户提供完善的信息,帮助其做出明智的决定。

问题3.监管新规将至,是否会对你们发展客户模式带来影响?

GarethMiFID II政策落地呼之即出,英诺将借此机会重新审视其业务发展模式,重新调整符合变换监管环境的战略目标。也就是说,英诺将以最好的姿态,继续在中国提供多元化的产品服务及宣传模式。面对即将到来的监管变更,英诺将始终秉承其公正互信的核心价值观,通过提供具备优势交易参数的动态产品及优质的客户体验,帮助外汇交易者和代理商实现其个人抱负和商业目标。


2、专访LMAX亚太市场总监王琦琳女士市场透明,投资者才能进行最优选择

问题1. 作为受FCA监管的券商,基本上目前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应对即将到來的MiFID II, 请问LMAX目前遇到新规中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琦琳:MiFID II进一步体现了监管机构对于“最佳执行”的要求,也就是加强对于市场透明、公平的要求,另外也减少任何市场滥用的可能性。因为我们一直以来的机制都是确保达到市场的透明性和公平性,在平台上显示35家报价银行的价格,并且采取竞价的方式确保客户一定可以在最好的价位成交,所以更严格的监管对于我们的平台成交等日常运作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MiFID II的执行对于我们公司架构有所影响:我们公司业务结构中既包括了MTF交易所的银行及大型机构的业务,也包括了客户通过我们的信用来获得与银行交易的平台商业务(无自己结算PB银行的客户撮合业务)。根据MiFID II的要求,我们需要将两种业务分开来。所以我们成立了一间新的公司LMAX Broker Ltd(商标名 LMAX Global)来处理无PB客户的业务。该公司已经获得FCA监管批准,监管号码783200,大家在年底之前就会在FCA的官网上查看到公司的相关信息。

除注册新公司之外,我们也对于公司内部进行调整,以确保LMAX MTF和LMAX Global之间设置有效的隔离,确保客户的信息保密、交易匿名和资金安全,并仍然确保客户交易的最佳执行。客户无需做任何调整,无论平台登录信息、账户仓位、交易费用还是出入金信息仍然保持不变,确保18年1月的平滑过渡。 

问题2. MiFID II不仅要求券商对客户保证透明度,同時也对代理作出了要求,因此看到很多券商纷纷将客户转移至其他国家监管下,请問目前你们是否就此作出了相关政策反应?对此,客户是如何理解的?转移的过程是否存在非常大的阻力?

王琦琳:MiFID II对于金融机构做出更多的要求,要求金融机构确保客户的最佳利益,其中包括了对于客户的开户审核(确保客户理解并有能力承担交易风险)、交易成本的公平性、代理对于客户提供有效服务。因为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对我们的客户以及合作伙伴做出有效的审核,已达到MiFID II的要求,所以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不会将客户做出任何监管的转移,确保客户仍然能够有效得到FCA的最高保护。

问题3. 监管新规,是否会对你们发展客户模式带来影响?

王琦琳:我们很欢迎新规定的执行。在我们看来,只有在市场透明、公平的情况下,客户才可以更加正确的选择适合自己的交易模式。而MiFID II和我们的考虑不谋而合,有监管部门的协助,相信市场会朝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从而获得更多客户的信任,市场也会越变越大。

我们同时也采访了多家券商,但是均表示没有收到总部法务的具体通知,以待通知再做调整。


二、十个精选问答,欧盟证券及市场管理局主席如何看待MiFID II?

MiFID II的诞生与欧盟证券及市场管理局主席Steven Maijoor的积极推动密不可分,在2008年欧洲金融危机后,53岁的Maijoor为MiFID II的修订通过做出了杰出贡献,因此他也被称为“Mr.MiFID”。2018年1月3日,MiFID II将正式实施,作为MiFID II重要缔造者,Maijoor先生近期接受了外媒采访,在采访中他反复强调ESMA的核心使命:维护有序的金融市场秩序,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他眼中的MiFID II又是什么样的呢?以后还会不会有MiFID III呢?虽然MiFID II只在欧盟区域适用,但同样也会对其他地区的金融市场带来一定影响。

问题1:您认为MiFID II能成功走向全球吗?

SM:我并不会觉得奇怪,MiFID II这样的模式能够在欧盟境外得以实施。总体来说,资管公司目前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分拆也将成为该种情形下的趋势。我相信欧盟境外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组织机构认可MiFID II的模式。

问题2:MiFID II实施是否会成为开创全球统一监管时代的起点?换言之,ESMA已经在很多方面实现了统一规范,是否在争取向全球化进一步发展呢?

SM:金融危机意味着破坏,也蕴含着机遇。自2008年的危机之后,欧盟20多个成员国在应对危机,制定金融市场统一规范的方面,达成了初步共识。在某种程度上,监管全球化涉及到了“治外法权”的问题,而ESMA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维护欧盟境内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我们也希望所有的市场参与者要明确,MiFID II的出发点是维护欧盟金融市场秩序,而非全球。

问题3:对于即将实施的全新监管细则,您是否也有担忧呢?

SM:显然,我们所做的一切,包括MiFID II的出台,都是为了延续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而法规的实施也会在整个欧盟区域内保持一致。创建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已经刻不容缓,成员国之间的差异已经成为市场参与者进行投资交易的主要壁垒。目前,整个欧洲金融市场的走向与欧盟不谋而合;ESMA作为权威的监管机构,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谨慎的监管态度。某个市场可能会存在较高风险,需要某个成员国自行解决,MiFID II也为成员国提供了自由裁量权。我认为这一点非常有必要。同时,我理解出于不同原因,一些成员国对MiFID II存有疑虑甚至反对情绪。我承认,ESMA也需要多从国家的角度去监管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消除监管壁垒,ESMA必须坚持客观中立透明的态度。

问题4:目前英国正在加紧脱欧进程,而伦敦又是欧洲金融中心,假设未来英国脱欧成功,伦敦将可能处于不同的监管框架之下,对此您如何看待?

SM:市场规模是影响资本市场效益的重要因素,而英国又是欧洲最大的资本市场,所以我当然更希望能一直维持28个成员国的现状。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一直致力消除壁垒,尝试扩大欧盟资本市场的规模和效益。不可否认,英国脱欧给整个欧盟资本市场都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更是直接影响欧盟资本市场的模式。我们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调整目前的等效模式?

目前,我们正从三个方面来研究英国脱欧的问题。第一,如何与欧盟以外的国家及监管机构实现互利合作?我们也考虑过等效模式。英国脱欧将如何改变我们与非欧盟国家及监管机构的关系?第二,就是所有参与者最为关注的监管问题。我们收到消息,一些英国公司正寻求加入27个成员国的欧盟监管,他们想保持原有的方式进入欧盟市场,这点我非常理解。我估计,很多英国公司都会在剩下的27个成员国里选择条件最优的设置空壳公司,业务方面依旧在英国境内处理,我们将尽量杜绝这样的情况。第三点,英国脱欧对欧盟稳定局面的影响,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很难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如果英国在2019年3月正式退欧后,没有出台相关措施,欧盟监管机构又将如何应对?只能说,脱欧的影响将会非常大。

问题5:暂且先不说脱欧的影响,假设MiFID II正式实施后,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问题,ESMA能否以最快速度应对?

SM:这个问题得视具体情况而定。作为监管者,我们基本会时刻关注新规的具体实施。当发现问题时,有些问题或许通过问答就解决了,有些问题可能比较复杂,就需要一个指南和准则。可能需要根据“二级标准”来修改细则,这就关系到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我个人不想用“出错”来形容您提到的情况,但如果真的出现始料未及的状况,比如MiFID II没有按预期那样实施,我们会认真考虑研究并尽快解决,若有需要,我们甚至会采取一级措施解决问题(一级措施指的是重新制定法规)。截止到目前,我们实行的最大的一级政策变更就是延迟MiFID II实施时间,从2017年1月推迟到了2018年1月。

问题6:欧盟金融新规历经了从第一代到第二代的演变,那么二代法规的成功实行,市场数据收集将变得更容易,是否会促进第三代法规的诞生?

SM:目前,我个人无法回答有关第三代法规这个问题。前段时间,我们对EMIR进行了评估,并做出了一些调整,我认为目前的成效已非常显著,不需要等待第三代才能解决。而且,一级原则决不能随意变动或修改。按照目前的情况,我不看好会有MiFID III的诞生。

问题7:在全球监管的大潮流下,您认为MiFID II有哪些重要意义?

SM:MiFID II的实施将是十年来全球金融市场最大规模的改革。在消费者方面,监管机构可以精准定位市场,实施精准监管来禁止违规行为,从而加大对消费者的保护力度;在市场方面,MiFID II进一步扩大监管范围,对于第一代法规重点关注的领域,新规也会继续提高关注度。MiFID II不仅覆盖更广泛的交易场所,也将覆盖所有的金融工具,力求打造一个更高透明度的欧盟金融市场。

问题8:假设临近MiFID II正式实施之际,因暗池交易比合规交易所更具竞争力,会不会有某些国家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考虑重新更改条款。为什么?

SM:MiFID II的目的确实是为了促进明池交易,明池交易对市场价格形成有着重要作用,甚至会有利于暗池交易。但是也要正确平衡明池暗池的关系。根据上一代金融法规的研究,有太多交易进入暗池。这也是MiFID II最希望改变的方面。之前我也说过,具体实施中若出现问题,我们会及时的解决。

问题9:您谈到,通过MiFID II可以降低投资者的交易成本。您预计交易所的交易量和资金会有快速增长吗?

SM:我认为,过去几年,投资者交易成本不断攀升。 MiFID II关注这个方面也并非首例, 一些市场参与者已经抢先采取了类似措施。 MiFIDII则进一步的降低费用。 交易研究和执行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市场透明度也会加强,但所有这些都是长期性的,并非MiFID II出台就可以一蹴而就。 循序渐进的改变,将比跳跃式改变更稳固。

问题10:之前听您提过大家对MiFID II的误解,具体是什么呢?

SM:从政治家角度来看,MiFID II推迟一年实施其实是非常大胆冒险的一步。而更让我惊讶的是,临近正式实施日,却还有更多要求继续推迟的呼声。

关键字:

发表评论

{{vm.CommentPagesTotalCount}}条评论

最新评论

网友***{{el.AddTime}}

{{el.Content}}

暂无评论信息~